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one piece hentai,新手必看

“你看看吧?这狗都病了有几个月了,动都不爱动,食也不怎么吃,一天只喝水,还脱毛,眼睛还发红。

  要不是我这次回来发现了,我妈都准备给它勒死吃肉了。

  ”二胖家里,二胖指着趴在角落里的大黄说着。

  “不吃食,只喝水…..”小兽医检查着无精打采的大黄,发现狗身上有些低烧。

  “这些症状在我爷爷留给我的医书里有过记载啊,莫非是狗胃里长了狗宝?”小兽医喃喃自语道。

  “狗宝?啥狗宝?朝鲜咸菜吗?”二胖挠着脑袋问道。

  “不是啊,你个吃货!狗宝是狗胃里生成的一种结石,是一种珍贵的中药材。

  ”赵本严敲了下二胖的头回答着。

  “在胃里面呢啊!那怎么拿出来啊?难道真要把大黄开膛破肚,那它不是死定了?”二胖带着哭腔地说。

  “那倒未必,不过大黄需要我给它做一次手术把它胃里的狗宝取出来,当然这种手术还是有相当大的风险,不过如果不做手术的话,我估计大黄也活不过一个星期了。

  怎么样?是看着它在你面前慢慢死去还是让它做一次手术拼一下?”赵本严一本正经地问道。

  “嗯……本严,我看这也没啥好选择的了,我把大黄交给你了,我对你有信心!”二胖稍微停顿了一下斩钉截铁回答说。

  因为天色已经擦黑了,而且这狗动完手术还得需要换药拆线什么的,所以小兽医和二胖用小车把已经虚弱地走不动路的大黄运回了赵本严的小兽医站。

  次日天明,二胖一早就早早来到兽医站协助赵本严把已经麻醉的大黄抬到兽医站的台子上,开始给狗动手术。

  忙乎了整整近两个小时,满头大汗的赵本严顺利地大黄胃里的结石狗宝成功取出,并将刀口缝合好,让狗躺在笼子里慢慢苏醒休养。

  “这…..这块石头,就是你说的那个狗宝?”望着小瓶子里一块灰白(名人哲理故事)色的椭圆形石块,二胖迷惑地问道。

  “应该就是这玩意吧?我也不是很确定,我只在医书上看到过。

  ”赵本严一边洗着手一边回答道。

  “那….那这玩意用什么用啊?值钱吗?”“根据我爷爷的医书上说,这东西能够治疗胸闷胀气,疔疮,甚至食道癌胃癌都能有疗效,应该很值钱吧?但是具体值多少我也说不清楚,狗是你的,这东西也应该是你的,一会你把它带走吧。

  ”赵本严擦了擦手平静地说。

  “那怎么行?这东西你费了老大劲从大黄肚子里取出来的,再说我对这玩意一窍不通,在我手里也就一文不值,还是放在你这吧,万一将来能用来救人那该是件多好的事啊!”二胖擦了把脸上汗水憨厚地说。

  “呦!看不出来你这觉悟还挺高的!”赵本严有些激动地拍了下好友的肩膀。

  “不过你要是靠这东西赚了钱,可别忘了分二胖我一份哦!”“放心吧,少不了你的!”“谁啊?咱们村谁的觉悟高啊,我咋不知道呢?”一个娇俏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伙子的攀谈,一身休闲的打扮的孟晓华出现在兽医站的门口。

  “晓华,你来找我看病啊?”一见是昨天体检的孟晓华,小兽医顿时眼睛亮了起来。

  “晓华找你个兽医看什么病?”一头雾水二胖在一旁疑惑地问。

  “那个……二胖我记得你出来时候灶上还炖着红烧肉呢!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别都粘锅了!”赵本严一边胡说八道着一边用手推着二胖向门口走去。

  “什么……红烧肉……我也不会做饭啊?”二胖被推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看着赵本严挤眉弄眼的样子也只好嘟嘟囔囔地离去。

  见二胖走远,小兽医赶忙关上兽医站的房门,笑嘻嘻地看着眼前明艳动人的孟晓华。

  “拿出来!”孟晓华伸出一只葱白一样的嫩手,面带微笑地说着。

  “啥……啥啊?”赵本严故作不解地挠挠头。

  “还装傻!就是你昨天藏的东西啊?”“昨天?我藏什么东西了?”小兽医继续装傻充愣。

  “哼!就是…..就是昨天体检时候被你脱下来的我那条内内!”孟晓华被气得小脸通红,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小兽医。

  “哦!就是那条蓝色的内内啊,你倒是早说啊!来,你和我进里屋我拿出给你。

  ”出乎女孩的意料,赵本严似乎极为配合地给她找内内。

  “给你,拿着!”一顿翻找之后小兽医把藏在枕头下面的内内翻出来递给孟晓华。

  “这…..这怎么弄的?”看着被弄成一团满是褶皱脏兮兮的内内,而且上面还有已经干涸的黏兮兮白色液体,散发着一股鸡蛋清的浓浓腥味。

  “呀!!!脏死了!”孟晓华大叫一声直接把自己的内内扔到地上。

  “别扔啊!我不过是昨晚用过之后忘了洗而已,洗洗还是很干净的。

  ”赵本严爱惜地把扔到地上的内内捡了起来,又收了起来。

  “变态小色狼,这女孩内内有什么好收藏的?”晓华看着小兽医眨了眨大眼睛问道。

  “当然好了,你身上的东西都好,都香香的。

  ”赵本严的回答让女孩心中升起一丝莫名的感动。

  “真有那么好?那…..那我就…..就再送一条给你好了。

  ”说话间,少女羞涩地转过头去,把双手从淡黄色休闲长裙的下摆里伸了进去,在裙内一番摆弄后从自己双腿间把一条纯白色的棉质内内褪了下来,递给小兽医。

  这还真是一个特殊的礼物。

  看着手上留有女孩芬芳体香的内内,赵本严有些失态地放到自己的鼻间用力地嗅了嗅。

  “傻呀你!我人在这,你…..你还闻什么裤头啊!”女孩乌黑深邃的眼眸带着笑意向小兽医眨了眨眼。

  孟晓华的话让赵本严吞了口口水,犹豫了下才说:“那……那咱们接续昨天未完成的身体检查吧?”少女撩了一下自己额前的刘海,露出了娇媚和害羞的微笑,女孩子轻轻一提长裙露出那白嫩滚圆的小腿如同秋藕一般,缓慢地翻身坐到炕上,如同昨天般那样平躺在小兽医面前,就好似一朵含苞待放的鲜花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那……那我今天从你的…..你的乳那个腺开始检查好吗?”赵本严磕磕巴巴的说着。

  孟晓华微闭着饱含春水的一双秀目,微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赵本严颤颤巍巍的伸出自己的一双大手,扶到孟晓华上面的那一件土黄色的卡其布衬衫上,虽然隔着衣料,但少女两团傲然挺立的丰满那出色弹性还是让小兽医手指一颤。

  赵本严如同像刚才给大黄做手术一般,小心翼翼地解开女孩胸前的纽扣,一件乳白色的小衣赫然印入他的眼帘。

  尤其是小衣上沿露出那对半个月亮让小兽医的目光根本无法移开。

  “光用看的就能检查出什么毛病吗?”半晌,孟晓华微微睁开杏眼,饱含春意地微笑着问赵本严。

  “啊……当然不行,医生检查还得用手摸的。

  ”赵本严结结巴巴的回答道,心里也鼓足勇气把一对小狼爪伸向女孩那对饱满。

  指间美妙的触感令小兽医流连忘返,而少女那对被赋予哺育生命职责的神圣之物也在赵本严双手的下不断变化着形状。

  “嗯…….”胸部被赵本严带来的奇妙刺激,让孟晓华的脸色更加绯红,鼻息间也不自然哼出诱人的娇喘。

  其实她昨天回到家里也是一夜没睡好,一闭上眼,脑子中就满是昨天在小兽医那个狗窝里被赵本严检查身体的画面。

  二十年来第一次被其他异性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自己的那些地方,而且还是被从小她欺负到大的小兽医,想想就羞的要死。

  可是害臊归害臊,少女的心中却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兴奋,当然孟晓华自己肯定不会承认这就是春情萌动了。

  不过心中挣扎了一个上午,孟晓华还是按捺不住躁动的春心,以找这个色狼小兽医讨要内内的为借口,跑到赵本严这里堂而皇之地接受第二次体检。

  当然此时的赵本严完全不了解少女心中的奇妙心思,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十指间的那份温存和软润所牢牢吸引。

  而在小兽医带有中医按摩手法的触碰下,那对傲然的挺立也似乎变得更加紧致和坚挺。

  在隔着小衣给胸部按摩了十几分钟后,赵本严双手下滑到少女纤细的腰间,继续开始在女孩的腹部开始按摩和检查。

  “怎么样?我那里有什么问题吗?”孟晓华含羞地问道。

  “没啥大问题,没有硬块和肌瘤什么的,发育的也挺好,估计将来给你孩子的奶水能挺足的。

  ”小兽医的回答让少女羞得两边的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晕,索性闭上美目任由眼前的小色狼胡作非为。

  “嗯,身体的主要脏器也没什么问题,下面我还需要再检查你一次上次没有检查完地方,你没意见吧?”在按摩了一阵腰腹之后,赵本严又将目光移动到了女孩长裙下的两腿之间。

  “嗯,不过你不许胡来!”孟晓华垂着着头,脸红红的,两只小脚不住地在磨蹭着,以掩饰自己心中已经被勾搭出来的欲火。

  “放心吧,和昨天约定一样,我要是占你的便宜我就是狗!”小兽医嘴上虽然承诺得痛快,可是某个地方变大了许多,早暴露他的狼子野心。

  赵本严麻利地把孟晓华双腿间的黄色长裙向上一推到腰间,由于刚才内内已经孟晓华自己脱下,裙内已然是真空,所以少女那绝美的风景带就再一次呈现在小兽医色眯眯的眼神下。

  赵本严看了个十足之后,把脸凑了上去。

  “啊………..”孟晓华如遭电击般的被刺激的弓起雪白的娇躯,一张娇艳的樱桃小嘴大大的张开着,双手死死掐住赵本严炕上的被褥,丰盈的雪腿也死死夹住小兽医的脑袋,不知是想阻止他继续还是不想让他离开。

  不过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赵本严后续的行动。

  孟晓华如同一个溺水的人刚刚被救上陆地,张着娇艳的红唇剧烈的喘息着,被解开的衣襟的胸脯也不停地上下剧烈起伏着,整个身体也紧绷绷的如同一张被拉满弓随时会断线的弓。

  小兽医检查了五六分钟后,女孩突然在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震撼心灵的呐喊…….赵本严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女孩竟然就这么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你…….你没事吧?”孟晓华悄声的问赵本严,只是自己的俏脸红的如同煮熟的螃蟹壳。

  “没……没事啊!就当洗脸了!”赵本严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体液,浑然不以为意。

  “呀!你那里没安好心!”一直闭眼的享受的少女发觉赵本严身体的变化,玉手一指赵本严隆起老高的裤裆尖害羞地道。

  “这没什么啊?我作为一个正常的青年男性,看到你这样的美女有这种生理反应都是正常的啊!”赵本严恬不知耻地解释着。

  “哼!我有那么美吗?那你倒是说说是我漂亮还是我鑫月嫂子漂亮?”孟晓华坐起身来,整理了下长裙和被解开的卡其布衬衫笑盈盈地问着。

  “嗯……我不想说谎骗你,说真的你们两个都很漂亮,不过你鑫月嫂子像一只成熟的水蜜桃而你更像一个刚刚泛红的苹果。

  ”小兽医想了想回答道。

  “切!嘴还挺甜的,那你更喜欢检查我们谁的身体?”孟晓华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嗯,都挺喜欢的…..不过更喜欢检查你的多一些!”赵本严嘻嘻哈哈地说着。

  “哼!不信。

  ”少女如月般的凤眉向上一挑,盯着小兽医支得老高的地方,小嘴一撇说道:“我都被你看光了,也该让我看看你的吧?”不会吧,居然还有这等好事。

  小兽医不能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两小无猜的玩伴。

  “怎么?不愿意让我看啊?不让看就算了……”孟晓华双颊一红,起身来就欲走出去。

  “让看,让看…..别走啊晓华!你看你看!”说话间赵本严伸手去拉女孩的手,另一只手则麻利地褪下自己的裤子。

  “啊!好丑啊!”孟晓华转身一眼就看见小兽医那地方,连忙用双手捂住双眼,只是手指间的缝隙足以让她清楚看到赵本严的身体。

  “那里丑了啊?你忘了小时候你还用手弹过它呢,这才几年没见就嫌人家丑了啊?”小兽医不满地晃着双腿。

  “呀!难看死了。

  小时候那东西粉粉白白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多可爱啊,哪像现在疤疤癞癞黑红黑红的。

  ”孟晓华一边偷瞄着赵本严的下身一边继续取笑着小兽医的家伙。

  “小时候那东西只能尿尿,哪像现在能做的事情多了,不信你摸摸看?”赵本严继续晃动着象鼻子,把身体往女孩身前一送。

  “能……..还能做什么?”少女红着脸探出一只小手伸向小兽医那地方,不过春笋般的白嫩手指刚一触,就被吓得赶紧抽离。

  “不用怕,多多摸摸它!你就会爱上它的!”赵本严像引诱小白兔开门的大灰狼一样,循循诱导着孟晓华,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小手重新按到自己的那团热情如火地方。

  “呀!它还会跳动呢!”“哦……好棒啊!前后动一动……对就是这样……嗯,舒服!”赵本严用手抓着女孩的小手不停地动着,很快即便不用他主动引导,孟晓华也能自动动作了起来。

  一时间,如同昨天一样,赵本严小小的卧室里又充满青年男女间热情如火的青春冲动。

  ………..“本严啊!本严!”咚咚咚,伴随着一阵敲门声,一个浑厚的中年男人声音在紧闭的门外响起。

  “啊…….是村长!”正在紧关节要时候的赵本严本来就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再被村长孟大庆声音惊吓。

  小兽医就感到自己的后背一麻,竟然弄得少女红红的俏脸上到处都是。

  “哎呀……你瞧你弄得到处都是,怎么收拾啊?”孟晓华小声埋怨着,快速用手擦拭着脸上的体液残留。

  “啊啊…..不好意思啊,我出去看看村长来找我有什么事?你躲在里面别出来啊!”赵本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小声交代着。

  “来了……来了…..孟村长找我有什么事啊?”关好里间的房门,小兽医吱呀一声打开外面的大门,笑着对门外的孟大庆说着。

  “啊,本严啊,这大热天的怎么把门还给关上了,就你这小兽医站还怕有人偷你的不成?”孟大庆大大咧咧地坐到外面屋的椅子上,两只眼睛叽里咕噜四处乱转,盯着赵本严紧闭的里间屋门看个不停。

  “啊!没什么,刚才上午给二胖家的狗大黄做了个手术,有点累了想睡觉,又嫌外面有时候过拖拉机太吵就把门给关上了!”小兽医眼睛不眨地编着瞎话。

  “哦!对了本严,昨天我家母猪难产是你小子帮我家里的把小猪仔生下来的,还真的得好好谢谢你啊!”孟大庆眼珠一转笑着说。

  “看您说的,我打小就没少受村里乡亲的照应,做这点事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小兽医也虚与委蛇的客气着。

  “呵呵,你说的倒也没错。

  对了我这次过来除了表示感谢以外,还有点事麻烦你?”“嗯?什么事啊?孟村长?”“我想问问你,你给母驴母马用的那个让它们那个的药,给女人用,好不好使啊?”孟大庆突然神秘兮兮地低声问道。

  “这………这种药用在牲口身上的,对人用的话也应该肯定有效,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毒副作用啊?孟村长您是准备…….”踌躇了半天,小兽医犹犹豫豫地说着。

  “哦,有用就中有用就中。

  啊,小赵你别误会,这不是吗?我那个老婆子年龄大了呀,可我身体还成啊,想和她过点夫妻生活吧,她总是没啥感觉的,所以啊我才跟你打听一下,琢磨着给她也少用一点,多多少少也能增添点情趣不是?”孟大庆哈哈一笑地解释着。

  “他妈的我信你才怪呢?那天在二杏身上自己都说了好几年没碰你家的李素兰了,现在到我这打听兽药指不定要祸害谁家媳妇呢?”不过赵本严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哼哼哈哈地点头称是。

  “哎呀!我想起来了,上次我给周婶家的驴治完病,那药就用完了,这几天也忙一直没来得及去镇上再买啊。

  ”小兽医虽然不知道这孟大庆想把兽药给谁的身上用,但是也绝不想为虎作伥,自然找个理由蒙混了过去。

  “哦…..哦,那算啦,我们老夫老妻的少过几次房事也算不得什么,下次有机会再找你弄点。

  ”孟大庆笑着打着哈哈,忽然眼睛一转又盯住了赵本严里间的紧闭的房门。

  “我说本严啊,你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按说也是到了该找个媳妇的年纪了,不过你这条件也确实差了点,但是没关系你只要在村里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当好你的兽医,你孟叔我指定给寻摸一家不错的姑娘。

  但如果我要是听说你要是偷偷地在村里勾搭谁家的大姑娘小媳妇的话,可别说你孟叔到时候对你小子不客气。

  ”说着话,孟大庆一双阴鸷的眸子射向赵本严,眼神中充满里警告的意味。

  “瞧您说的,我这穷的叮当乱响的,谁家姑娘能愿意被我勾搭啊?”赵本严心中虽然大骂,但脸上还是一副赔笑的样子。

  “你知道就好!好了,我也不打扰你午休了,我再出去到村里转转。

  ”“孟村长,您慢走!”见孟大庆渐行渐远,小兽医掩上大门,又赶紧回到刚才他和孟晓华亲热温存的里间卧室。

  “晓华,刚才那个老王八蛋的话你都听见了吗?”“怎么听不见?他就是吓唬人呢,咋啦?你害怕啦?”“害怕倒不至于,只是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尤其是像他这种恶霸小人还是尽量少招惹为妙。

  ”“你这说得倒是没错,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出来这么久,家里也该着急了,我得回去了。

  ”孟晓华整理好衣裙起身准备出去。

  “哎…..我们的体检还没结束呢??”赵本严有些不舍地去拉少女的手。

  “这体检啊,留着下一次再检查吧。

  呵呵…..”孟晓华抽离了小兽医的狼爪,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俏生生的脸庞带着红晕一边走一边跳的离开了他的赵家兽医站。

  “唉……..”赵本严口打唉声,不过虽然没和青梅竹马的孟晓华真的发生什么,但毕竟也是在那女孩的手上打出了一发,想想也是够刺激的了。

  他摇了摇头,给笼子里的已经苏醒过来的大黄喂了点食物和消炎药,搬了把陈旧的摇椅坐到院子里一边看着爷爷留给他的医书一边纳着凉。

  ……….休息了一会儿,赵本严突然想起上次去刘鑫月那儿看病,她说她家里的骡子这几天一直在闹肚子,让他开点兽药,只是这两天又是给孟晓华检查身体又是给难产母猪接生还给狗开刀动手术的,早就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壳进屋开始翻找治疗拉肚子的兽药。

  五分钟后,带好药品的小兽医来到村中孟广发家的院子外面,正准备敲门却隔着栏杆发现村长孟大庆的摩托车正停在院子里。

  “这老王八蛋又跑鑫月嫂子这来干什么了?”心中好奇,赵本严放下准备敲门举起的手,蹑手蹑脚地转到院子侧面。

  孟广发家里的院墙大概一米八高,不过这拦不住小兽医,其实他从小在爷爷的培养下赵本严的轻功可是相当有二下的,只是爷爷告诫他,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示人。

  赵本严轻轻一纵,单手扶住墙头,身体如同随风柳叶般轻飘飘地落入院内,紧接着身体靠住房间的外墙隐住身形,探着头向客厅里望去。

  “鑫月,你看你,都是自己家的亲戚你还和我客气啥啊?”果然那个老不羞的孟大庆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冲着背对着他正在忙着切水果的鑫月大大咧咧地说着话。

  “叔,你平时没少了照顾我们家广发,你来做客我这当侄媳妇哪能不招待您一下呢!”刘鑫月窈窕的身姿晃动着切着案板上的水果。

  突然,小兽医发现就在鑫月嫂子背对着孟大庆忙乎切水果的工夫,那个老家伙忽然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把里面一堆粉末似的东西倒入了茶几上两个水杯中的一个!“这老王八蛋想干什么?难道他想对鑫月嫂子下手?可是那可是他的亲侄媳妇啊,人怎么能这么畜生呢?”赵本严心中来回闪着各种念头,不过身体却一动不动地躲在墙后观察着客厅里的情况。

  “来,大庆叔吃水果!”鑫月此时切好了满满一大盘各种水果,还摆出各种可爱的造型端到了茶几上。

  “呦,侄媳妇你这手可真巧啊!让我瞧瞧!”趁着鑫月往茶几上放水果盘子的一瞬间,老流氓孟大庆居然伸出大手去抓侄媳妇的雪白的手指。

  “啊!”鑫月受到惊吓,赶忙缩手回去。

  “嘿嘿…..还不好意思了,让叔看看又少不了一块肉。

  ”孟大庆粗鄙地哈哈一笑,不过眼珠一转双手举起茶几上的两杯水,把下了药的那杯递给鑫月说道:“刚才是叔不对了,来!咱们以茶代酒叔敬你一杯,给你陪个不是!”

自从无意中看到老刘洗澡,窥到他那无比硕大的本钱,就连软着的时候都比她年轻时候找的老公要大上几分,她就动了心思,想跟老刘勾搭到一起去。

  谁知道老刘虽然又穷又老,可是眼光可不低,怎么都不愿意跟她凑合凑合。

  眼看着身边的同龄人都有老公滋润,可是偏偏老刘这块肥肉她看得到吃不着,她便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搞了点烈性伟哥,准备把老刘给强了。

  眼看着马上就要被“毁了清白”,老刘一咬牙,腾出手来、假装迎合抱住宁姐,却直接一手刀砍在了宁姐的脖子上!宁姐哼都没哼,便倒了下去。

  老刘急忙把宁姐推到一边,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吧嗒吧嗒的高跟鞋声。

  那声音到门口之后停了下来,老刘房门没顾得上关,半开着,她探头进来好奇的看了一眼,正好跟上身破烂、下身露鸟的老刘四目相对。

  “教练……你咋不穿衣服……”香香神色略显尴尬,不过倒也没乱了方寸,总体看着还挺淡定,好像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老刘急忙提好裤子,看着门口站着的姑娘浓妆艳抹,带着不羁和放纵的艳丽,慌忙说道:“香香,你下班啦!”这女人,便是与老刘合租,同时也在老刘班上学车的香香。

  香香这时又看见沙发上躺着昏迷不醒的宁姐,惊讶的问:“教练,你跟宁姐这是在干啥呢……”老刘欲哭无泪的说:“我跟她能怎么样啊!她喂我吃伟哥、对我霸王硬上弓,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昏了……”香香听到这里,扑哧一笑:“教练,宁姐喜欢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刚好也没个对象,不如就跟她凑合凑合得了!”宁姐这个人比较八卦,老刘也没少听她指桑骂槐,说她在外面**。

  不过老刘倒是从来不带有色眼镜看人,一向都对她和蔼可亲,照顾有加,而且她还在老刘班上学车,所以两人关系也算不错。

  香香的工作时间确实比较特殊,每天到半夜12点都才回来,此刻正是她下班回来的时间。

  老刘哭丧着脸说:“妈的,快别提了,老子忍了几十年的贞操,差点让这娘们给我强了,真是气死我了!”“哈哈哈!那您也太搞笑了!”香香笑的前俯后仰,调侃道:“教练,真看不出来您的魅力这么大,都让宁姐不惜上门强迫您!”老刘气的直跺脚,结果裤子没弄好,一下子又秃噜下来,在香香面前再次露出了那里。

  香香不由自主的一看,刚才离得远没看清,现在离近了看,发现老刘那个东西又大又粗,比她平时接的所有的客人中的都要大,不由地瞪大了眼睛,惊呼道:“您……本钱这么足吗?”只见老刘如有一条巨龙昂起,昂首挺胸,别提有多吸引人了!就是良家妇女看到也要含羞的多看两眼,更别提香香这种开放、而且没怎么读书的女孩子。

  “教练,你这是天生的?”香香好奇地戳了一下老刘的昂扬,这一下更不得了了,老刘的昂扬抖了两抖,更加大了几分。

  老刘忍不住一声低吟,药力让他更加把持不住,恨不得当场把香香给压在身下给睡了!不……不行!强奸是犯法的,自己刚出来没几天,别他妈再给弄进去,这要是再进去,判个十年八年,等下次出来的时候,小弟怕是都不能用了。

  于是,老刘压抑住心底的欲望,故作平静的答道:“是啊!天生的!咋的,你还不信啊?”说完,他不由地有点害羞。

  香香平时比较大胆,也能开得起玩笑,但是毕竟也是比她小了差不多二十岁的晚辈,老刘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香香见老刘羞臊的不行,嬉笑一声,道:“教练,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咋还害羞起来了?你该不会到现在还是个老处男吧?”老刘急忙说道:“你瞎说啥呢,我年轻那会儿日过的女人比你日过的男人多多了!”香香捂嘴笑道:“教练,你这话说的,我可没日过男人,都是让男人日。

  ”说着,她美艳含情的上下打量着老刘,尤其是喜欢盯着老刘那儿看个不停。

  老刘没想到香香这么开放,体内一潮潮的热浪袭来,让他压抑的格外辛苦。

  而且,香香偏偏穿得又很暴露,看得他口干舌燥,再加上药力的作用,老刘感觉自己随时都要把持不住!香香今天穿的是上班穿的衣服,无肩带的吊带紧身裙,把她年轻的**包裹得玲珑有致。

  她的肩膀圆润,虽然胸部没有韩萌萌那么大,但是至少也有C杯,腰特别细,臀也很丰满,从肩膀到胸部到细腰再到臀部,全是高低起伏错落有致的波涛。

  她的头发也不是韩萌萌一般的乌黑亮丽,而是巧克力色的棕红,弯曲卷翘,随意地披在那对丰满上,连着裸露在外面的大块的肌肤,更显得光滑细腻,没有一丝瑕疵,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闪光,(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透出诱人的光泽。

  她那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乌黑睫毛,使她那梦幻般妩媚动人的大眼睛平增妩媚,鲜艳欲滴、红润诱人的饱满香唇,勾勒出一只性感诱人的樱桃嘴儿,线条柔和流畅、皎月般的桃腮。

  “教练,你本钱那么大,那方面的能力应该好厉害吧?”香香大大咧咧毫无顾忌地打量着老刘,满是风情的双眼赤裸裸地盯向老刘,仿佛给他打了一针兴奋剂。

  看到这里,老刘揣测香香根本就不在意什么贞操,于是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渴望,直接一把抓住了香香的手。

  “教练,你……”香香看到老刘渴望的双眼,仿佛要把她衣服剥掉一般。

  “香香……我……”老刘上下打量着香香,咽了一下口水!他饥渴的目光滑过她光滑的裸露,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反复梭巡,口中说道:“香香,我那方面能力真的很厉害,你要不要试试?”“啪!”谁知道还没有做完美梦,老刘就被香香直接拍掉了手。

  香香皱眉看着老刘,哼哼道:“教练,你把我当什么人了?你要是欲火焚身,干脆跟宁姐凑合凑合得了,反正她做梦都想让你搞,我可不希望跟一个比我爸还大的男人做……”香香说着,转身就要走。

  老刘顿时急了:“别走啊香香,该多少钱我给你还不行吗……”老刘一边说,一边拉住香香的手。

  香香的手又香又软,仿佛有魔力一般,老刘一拉住她就不想再放开,仿佛还想握住更多。

  “我不做熟人的生意!”香香说着,见老刘还不撒手,忍不住说:“你别拉着我啊……”香香甩手想要挣扎,却一个不小心,正好绊到了从沙发滑到地上的宁姐,一个重心不稳便跌入了老刘怀里。

  老刘也猝不及防,被迫一退,两个人相拥着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老刘的脸直接埋在了香香的脖颈旁边,她浓郁飘香的发丝铺在了老刘脸上,香喷喷,滑溜溜。

  随即,老刘忍不住低头将鼻子埋入,强烈的带着成熟韵致的女人香,袭入老刘的鼻孔,直冲他的心房。

  他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冲动,想要在香香的身上疯狂肆虐。

  “香香,求求你帮帮我……”老刘看着香香,把手摸上她高耸的翘臀。

  香香的身体久经开发,对一般男人早就没了兴趣,可是,老刘这杆威力无比的老枪,还是让她侧目惊叹,此刻近距离接触,更是触了电一般起了**。

  香香平日里接待的那些客人,那方面的能力和技巧基本上都很一般,本钱更是没什么出众的。

  其实,男人要是那方面能力很强、技巧很棒、本钱很大,身边也不会缺女人,所以也不会出来花钱寻欢作乐。

  所以,香香此刻呆呆地看着老刘、看着老刘那不可思议的坚挺,身体已经软成了一滩肉泥。

  眼看着香香动情了,老刘再也没有犹豫,一把张开几近赤裸的身子,紧紧地把香香抱住。

  随后,他那带着坚硬胡茬的大嘴,也狠狠地吻上香香双唇,仗着他丰富的经验,伸出舌头舔香香的嘴唇,并且一再深入,狠狠地吸住她的嘴,吸出她的香甜津液,发出啧啧的声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677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669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15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248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445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122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593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xyz/twe.aspx?6822.html